hy590海洋之神下载 > 神炎灭世 > 第二十九章:无名鼠辈

hy3380海洋之神手机版—第二十九章:无名鼠辈

  “现在该轮到你们了!”吴忧转过头,终于看向了河神鱼补和白胡子老鼠。

  当他的话音,在他们的耳边响起的时候,他们不仅没有任何的恐惧,反而有种天籁之声的感觉。反正现在的他们,无论怎样挣扎,都是砧板上的肉,与其痛苦的面对,不如将事情往好的方向想象。

  “神明大人啊!我为我刚才所作出的一切,感到深深地忏悔。我不应该凭借着自己的强大,从而来欺负那些弱小的人。我还不应该为了自己的一点空腹之欲,就将无数的生灵,大量的人类,推向万丈的火坑。”

  “啊!神明大人,请您绕过我的催过,请您从我的话语中,听出了我的忏悔!”

  铁山部落的所有人类,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跪在一只史莱姆面前的河神。他们从来没有想过,可怕的河神,居然会称一只史莱姆为神明。

  一向自诩神明的他们,是那么的自傲,那么的目中无人。

  “这个世界怎么?”铁山真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即使是在他们部落最强盛的时候,他也从来没有听所过,骄傲自大,从来就不会服从于谁的河神,向哪个生物跪地高呼生神明的传说。

  一想到传说这两个字,突然他浑身一紧,猛然之间敏锐的感觉到,自己很有可能成为以后渊源流传的一个传说故事中的一个小人物。

  尽管他可能仅仅只是一个背景人物,但是能够出现在这样的一个传说中,他感觉到无比的荣幸,无比的自傲。

  “真女,你有没有种感觉,我们可能成为传说故事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配角。”

  在传说故事中,他们就是微不足道的配角。但是对于铁山部落而言,可能他们重新带领着铁山部落,走向曾经那伟大的繁荣复兴。那么,他们可能就会死另一个故事的主角。

  一个更接近于现实,更令人信服的军事故事中的最重要角色。

  “嗯!我也有这种感觉!”铁山真女因为一直目睹了史莱姆的强大,所以她中的那种感觉,会更加的强烈。

  这样强烈的程度,丝毫不亚于一种身临其境,活在后世人的感叹惊呼中的角色。

  莫名地,她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荣耀感。这样的荣耀感,让他不由自主捏紧拳头,心中不断地告诫自己,一定要和真空一起共同努力,重新曾经铁山部落的辉煌。

  人一旦有了梦想,便会有了前进的动力。前进的动力,会根据梦想的深度,而决定着前进的力度。他努力的向着前方,努力的想要将自己的力量展现出来,努力的为了部落,厮杀奋斗。

  恍惚间,她似乎看见了自己以后的峥嵘岁月。

  一轮明月高挂在黑色的天穹之上,一棵枯死的老叔下面,是满地的尸体。在这满地的尸体中,一个全身身着冰冷铠甲的女子,正迎着风的方向,傲然站立在这个凄冷的夜晚。

  她的手,紧紧地握着腰间的长剑。深邃而又好看的眼眸,死死地盯着前方。

  在前方的那片战场,她的部落,她所最爱的人,正在浴血奋战。

  她的眼里充满了担忧,但是她却不能前去支援。因为她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任务,属于自己的战场。

  暮然间,她转过身,锵的一声脆响,雪亮的长刀,背着月光抽出。

  一刀斩落,霎时一道漆黑的影子,在月色之下,变成两半,随风飘散。

  瑟瑟的风,吹拂着她铠甲上的长袍。整个人站立在血腥战场上的她,缓缓地收了了长剑,收入了剑鞘之中。

  情不自禁的在脑海中补出一幕幕画面,想着这些画面,她的内心就忍不住一阵激动。其实,自从铁山真空去参军之后,她便想要追随着他的步伐,和他一同前往军营。

  但是,奈何她的身体素质,实在是太弱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能力,能够支撑着她完成那些艰难的入选项目。

  无可奈何之下,她只能心灰意冷的回到家里。

  这一直都是她心中一件不愿意和他提起来的遗憾。现在终于有这个机会,弥补这个遗憾,让她整个人,情不自禁的就变得开朗,变得活泼起来。

  “好好说话!”本来想要给河神一个狠狠地教训。心中暗道,如果他不听自己的话,那么就将他一口吞噬吃掉。

  对于吃掉河神,他的心中有点好奇。如果自己将他吃掉之后,那么会不会继承河神的力量,在河流的两岸,行云布雨,兴风作浪呢?

  不过,河神一见到他就是拜倒在地上,嘴里还一个劲的忏悔者,一个劲的赞美着自己。这跟他想象中的剧本,完全就是两个极端。

  他没有想到这个河神居然这么狠,居然能够抛下他心中的那些骄傲,那些自负。

  “好好好!”河神鱼补在听到了吴忧的声音之后,心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。虽然他的

  心里,一个劲的告诉自己,不要害怕,害怕是没有用的。现在的这个时候,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,解决面前这个难题。

  但是,尽管这样一再的自己跟自己叙说,但是当吴忧面对着他时,顿时他就慌了。脑子里想的那些计划,全都消失不见,整个人变得一片空白。

  在这一片空白的脑海里,他反而看见了吴忧的伟岸,吴忧的高大,吴忧犹如神明般站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  这一刻,他整个呆滞的人,发自本能,来自内心的对于吴忧产生了一种崇拜。

  正是因为河神鱼补的崇拜,没有任何的其他因素,这才是最让吴忧犯难的地方。对于这个家伙,现在看来,他是完全没有一点办法。

  想到这里,他的目光又看向了另外一边的白胡子老鼠。

  白胡子老鼠见到吴忧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,顿时整个人浑身一颤,同样是立刻跪在了他的面前。

  全身上下,翻出了血红的光芒。陡然间,他的浑身白发苍苍的毛发上,出现了一层血红的血膜。当这一层血膜出现在他的眼前时,他的心中顿时多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  就感觉,有一种阴谋,正在这一只白胡子老鼠的心中酝酿。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吴忧怒喝一声,强制性的打断了白胡子老鼠的所有动作。

  正是因为这一只白胡子老鼠的出现,让他莫名其妙的成为了铁山部落的守护灵。虽然他对于这个部落守护灵的这一点,心中并没有任何的排斥。但是这并不代表着,他对于白胡子老鼠的做法,没有任何的敌意。

  “噗!”白胡子老鼠正在进行的仪式,被吴忧强制性的打断之后,顿时一口殷红的血液,从他的嘴里喷出,整个人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里,身上强大的气势,正在快速的消失,整个人看起来,完全就是一个命不久矣的垂暮之人。

  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吴忧奇怪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白胡子老鼠,完全不明白他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。

  对于不明白,而且还是完全想不明白的事情。他只能询问系统,虽然现在的他,在戒着对于系统的依赖,但是,该问的时候,还是必须问。因为这样,能够让他少走很多很多的弯路。

  “这一只老鼠,现在正在进行着血祭,这是一种完全愿意放生自己一切,彻底成为奴隶的血祭。”系统的声音,在他的脑海里不停的响起。

  听着系统微微道来的解释,他的心中渐渐明白了眼前这一只白胡子老鼠的所作所为。

  “为什么?”他的声音中,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,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老鼠。

  在他看来,彻底的舍弃自己的生命,舍弃自己身为以为灵长类生物,应该拥有的尊严。这是一件非常困哪的事情,也是一件一般人根本就很难想象的事情。做出这样的一件事情,内心之中,肯定是需要莫大的勇气。

  这一股勇气,对于吴忧而言,尽管是已经经历过两次生死的他,都很难做到这一点。

  他知道眼前的这一只胡子老老鼠的最终目的,是想要依靠着自己的力量,一部接着一步,奋力的往上攀爬。

  但是,很多事情,乍一看起来非常的简单,感觉人人都能做到。但是,真的要认真的实施起来,才会发现这一件事情,其恐怖的困难程度,简直就是难如登天。

  这点是好不要有任何的怀疑,现在的这种情况,的确就是这样的。因为白胡子老鼠的这样,带有算计的豪赌,很容易出现错误。一旦错误了,那么便意味着他将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  这点吴忧丝毫没有任何夸张的意思。

  “呵呵,前后都是死。现在我做出这样的抉择,或许不仅能够捡回自己的一条性命,说不准还能给我的将来,啵一个很好的前程!”

  他的话语非常的直白,让人听起来十分的刺耳。对于这样直白又刺耳的话语,吴忧的内心是十分反感。

  但是,尽管他的内心,对于这件事情,十分的反感,但是他依旧还是没有说出来。只是一个劲的皱着眉头,看着面前的这一只白胡子老鼠,脸色严肃地道:“你真的以为我会放过你?”

  白胡子老鼠惨白的脸上,坚定的摇了摇头,认真的看着面前娇小的史莱姆,心中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居然有一天,会变成这样子,会变得这么的弱小可怜。

  “不!我活着,是有意义的。我死去,也是有意义的。与其在你追杀的狼狈中逃窜,不如选择一个我更喜欢的方式,平静的走向死亡。”

  他的声音,很虚弱,但是他的话语,却一点也补虚弱。这便证明,在他的心里,他的的确确是这样想着的。不管吴忧做出任何的决定,他的内心便从来没有任何的后悔。

  吴忧认真的看着那一双苍老的眼神,逐渐地在他的眼中,快速的失去光芒的色泽。

  他有些不忍心的伸出手,按在面前的这一只白胡子老鼠的身上。“你赢了!”

  简单的三个字,证明了他的新汇总已经开始退让。或许是因为他拥有无尽的生命,反而让他感觉生命异常的珍贵,必须要用心去珍惜。

  他不珍惜生命,但是其他的别人,应该尊敬生命。因为他们的存在,本来就是一件来自不易的事情。

  这对于他而言,真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。白胡子老鼠虽然怀着各种各样的坏心眼,坏心思。但是不可否认,这个社会的的确确需要这样的人。

  每个人的存在,都是具有合理的性的。从某种方面来看,一个罪大恶极的罪人,也有可能是一个善良的好人。

  罪与恶,不贵是遵从世俗的规则,而定下的一个规矩。什么才是真正的罪恶,什么又是真正的善良,一个人真的能够分清吗?

  吴忧看着在蓝色的气泡中,重新挥发了勃勃生机的白胡子老鼠,微微的点了点头,看着他认真的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过去的名字已经不重要了,如果主人愿意的话,可以称呼我为无名。”

  “无名?无名鼠辈,还挺适合你的。既然你愿意叫无名,那么你就叫无名吧!”吴忧大大咧咧的说着,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意见,目光不由地转向了另一边的河神鱼补。

  河神鱼补见到吴忧的目光,终于落在了自己的身上,顿时他的浑身一震,收回看着无名恶狠狠的目光,冲着吴忧露出了一个自认为阳光灿烂的笑容。

  “嘻嘻,神明大人,不知您对我有什么吩咐吗?”鱼补脸上露出非常灿烂的笑容。这一个笑容,甚至到了一种谄媚的地步。对于这个笑容,吴忧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寒感。

  “为什么要对这个村庄的人杀戮?”虽然这个河神没有成功的将整个村子的人杀光。但是他的心中,的确是存在这样的一个想法,所以他的罪过,还是不能那么稀里糊涂的混淆过去。

  “神明大人,我已经充分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不管您对于我有任何的惩罚,只要你说出来,我都是一千个,一万个愿意。”

  河神鱼补完全就是一副我是你狗腿,我感觉非常骄傲自豪的样子。

  看着他的这个表情,看着他心甘情愿的样子,一时间吴忧也不知道该死怎么说面前的这个河神。系统给他的河神印象,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。这种存在,是一种固有的印象。

  现在,面前这一个恬不知耻的对象。真的是系统给他的河神印象吗?

  “算了算了,你回去吧!以后不许再来骚扰铁山部落的村名了。”本来吴忧是想要叫这个河神鱼补,不要去骚扰任何的人类。只是这个话语,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一瞬间,系统便急忙给出了警告的提示。告诉他,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,实在是太过于恐怖。

  这种这样的恐怖程度,对于他而言,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

  怎么说呢!一旦他说出了这一点,便会影响到面前的这个河神。而这个和河神,因为他是河神的缘故,会影响到千江万河。

  这样以来,汇聚的越来越大的因果关系。就会成为他头顶上一座无形的大山,不可能压死他。但是去能够让他永远直不起腰来。

  永远直不起腰,这点简直太可怕,太致命了。一想到这一点,他的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惶恐不安感觉来。

  可能是前一世,身为一个人类,而且还是人类中的男人,直不起腰,对于男人来说,是一个非常具有侮辱性的话语,所以他的心中,才会产生这样的紧迫看。

  其实,根据实际情况看来,对于他一只史莱姆来说,这样的事情,也并没有什么好可怕的。但是,但是,他灵魂中有着人类的一面,影响到了他的决定。

  既然影响到了自己的决定,那么他便不再这个决定上纠结。他认真的思考着,从一只史莱姆的角度来思考着。其实其他的人类,并不管自己的事情。自己也完全没有成为一个人类守护神的必要。

  他是一只史莱姆,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。对于史莱姆有威胁的事情,他不去做,保护史莱姆的事情,他也不会去做。反而去成为了一个人类的保护神,想来就算他在人类的口中,再怎么伟大,再怎么流传千古,永远都会成为史莱姆族群中的笑话。

  不过,或许有很多的史莱姆会崇拜他,会以他所做过的一切,成为努力奋斗的目标。但是仔细想来,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个笑话。以这个事情为一个目标,那不就成为了一个笑话中的笑话吗?

  他不想成为一个笑话的源头,也不想成为一个被人敬仰的对象。他只想要过好自己的一生,安安静静,平平淡淡的过好自己的一生,笑看着那些活跃的人,笑看着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笑看着一切,用笑容面对着一切,从容而又平静。

  :。:

hy590海洋之神电脑版—看过《神炎灭世》的书友还喜欢